首页> 质量监督

质量安全:为民固本安生

  2017年2月23日至24日,习近平总书记到北京市考察城市规划建设和北京冬奥会筹办工作。23日下午,习近平在考察北京新机场建设时指出,新机场建设涉及10多个村的群众搬迁安置,这是一项重要民生工程,要在标准和质量上把好关。他强调,新机场是首都的重大标志性工程,是国家发展一个新的动力源,必须全力打造精品工程、样板工程、平安工程、廉洁工程。每个项目、每个工程都要实行最严格的施工管理,确保高标准、高质量。要努力集成世界上最先进的管理技术和经验。

  24日上午,习近平在考察北京城市副中心时指出,站在当前这个时间节点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要有21世纪的眼光。规划、建设、管理都要坚持高起点、高标准、高水平,落实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的要求。不但要搞好总体规划,还要加强主要功能区块、主要景观、主要建筑物的设计,体现城市精神、展现城市特色、提升城市魅力。在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建设现场指挥部工程安全体验培训中心,他强调,安全生产必须落实到工程建设各环节各方面,防止各种安全隐患,确保安全施工,做到安全第一。

  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为我国工程质量和建筑施工安全监管工作指明了方向。

“物勒工名,以考其诚”——法规制度是保障质量安全的根本

  2014年8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印发的《建筑工程五方责任主体项目负责人质量终身责任追究暂行办法》要求:建筑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建设单位应当在建筑物明显部位设置永久性标牌,载明建设、勘察、设计、施工、监理单位名称和项目负责人姓名。

  这个办法可以称为现代版的“物勒工名”。“物勒工名”是一种春秋时期开始出现的制度,其实质就是一种质量责任体系,要保障建筑质量和安全,必须靠法治,而不是人治。设立永久性标牌目的是成为百年名作的颂碑,让更多的建筑精品与建造者一起传之不朽。

  这是我国完善建筑质量和安全制度的一个范例。

  我国在建筑质量保障制度建设方面不断完善。新中国成立之初,工程质量监督管理采取的是自我管理自我约束的企业自检自评的质量检查制度。改革开放后,自检自评制度已不能适应新形势的需要。1984年,工程质量监督管理方式进行了改革。全国各省、市、县陆续建立工程质量监督站,逐步形成了相当规模的监督队伍,代表政府对工程质量实行强制监督管理,从而形成了“施工单位自检、建设单位抽检和政府监督相结合”的质量监控体系。

  1993年《建设工程质量管理办法》发布后,国家对工程质量监督的广度和深度得以扩展。实施“核验制”,对常见质量通病的治理取得了较好效果,群众对工程质量的投诉逐年减少、房屋垮塌事故逐年下降,新世纪以来基本杜绝了房屋垮塌事故。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建设工程勘察设计管理条例》的出台,奠定了我国工程质量管理的法规基础。建设工程质量由等级核验制转为竣工验收备案制,进一步厘清了监管责任和主体责任。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建筑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2017年)、《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开展质量提升行动的指导意见》(2017年)等则进一步完善了工程质量管理监督体系。

  建筑安全管理,也同样经历了从行政命令和指令的形式向制度和法规管理方式的转变。

  1984年,我国建立了工程质量安全监督制度。此后,随着《建筑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的颁布及《实施工程建设强制性标准监督管理规定》、《建筑工程施工许可管理办法》等部门规章和一批规范性文件的出台实施,我国的建筑施工安全监管法规制度建设在实践中不断取得重大突破。

  2004年《建设工程安全生产管理条例》施行,确立了建筑施工安全监管的基本体制,明确了建设活动各方主体的安全责任,并对执法监管的手段、措施等作了相应规定。同时,《安全生产许可证条例》颁布,确立了建筑施工企业的安全生产行政许可制度;2007年《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施行,进一步规范了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机制,完善了事故责任追究制度。

  党的十八大以来,各级住房和城乡建设主管部门认真贯彻执行党中央、国务院的方针政策和决策部署,工程质量管理工作取得显著成效,工程质量总体受控、工程质量水平稳步提升;在建筑施工安全监管方面,一系列规范性文件的出台,提升了施工安全保障能力,全国住房和城乡建设系统安全监管法规制度体系更加完善,逐渐形成了适合我国建筑业发展的施工安全监管工作体系,取得了振奋人心的工作成就。

传承“工匠精神”——重视质量安全是我国的历史传统

热门文章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