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宁夏新闻

坚守初心,甘做新闻一块砖

  “文行天下”,是吴宏林的微信名,一个渴望将世界放在笔端的记者,每天该有多少事情需要他忙碌。

  6月2日清晨6时,他准时起床,给“丑丑”吃过早餐,带它出门遛弯——“丑丑”是在南京上大学的女儿捡回来让他照看的流浪狗。

  9时刚过,他与公益达人丁高强联系采访事宜:当天,银川近千名群众要骑行10公里,庆祝即将到来的世界自行车日。

  时近中午,他赶到了父母家。78岁的母亲卧床两年多,只有他这个最小的儿子,能把母亲逗乐。

  晚上8时,他坐到单位电脑前,编发《宁夏日报》一版稿件。最费脑力的是10位记者提交的10篇稿件,要由他合稿编辑成4000多字的综合报道《筑牢信仰之基 凝聚奋进之力——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在我区引发热烈反响》。

  心脏怎么有点不舒服?他忍了一会,症状没有缓解。

  右腿怎么有些麻?怎么又痛起来了?改完稿子再说吧。

  6月3日零时许,他让同事扶自己一把,他觉得是坐得时间太久,腿被压麻、压痛了。

  可是,症状持续加剧。

  凌晨1时许,他被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医生诊断结果是他的心脏遇上了大麻烦,突发主动脉夹层A型爆裂,必须立即手术。

  记者——编辑——慈父——孝子,他是个追求完美的人,在意每一个身份,并努力做到最好。

  6月2日,宁夏日报报业集团党报编辑室副主任吴宏林最后一次在一天时间内,四种身份无缝转换。

  6月4日凌晨,吴宏林被推出手术室,生命体征平稳,但一连7天没有醒过来。6月11日凌晨,他的病情急转直下,于4时30分去世,终年49岁。

  “四力”标兵的“四力”考题

  吴宏林是一个脚力、眼力、脑力、笔力都有过人之处的“新闻矿工”,自治区党委宣传部近日追授他全区宣传思想文化战线强“三性”增“四力”标兵称号,作为他生前的同事,我们都觉得他当之无愧,当然也意识到他本身就是一座“新闻富矿”。可是在单位,他太低调了,不爱说话,总是静若处子。挖掘这个曾经朝夕相处战友的事迹,我们突然发现他身上有许多谜,如同一道道考题,考验着我们的脚力、眼力、脑力和笔力。

  2019年4月,宁夏日报报业集团进行中层干部选拔,能写能编、会拍会摄的吴宏林从“海选”中胜出。集团领导找吴宏林谈话,征求他对新岗位的想法与工作意向,吴宏林坦诚地说:“组织上把我放到哪都成,分给我啥工作都行,我都会全力以赴干好。”

  与吴宏林一同上夜班的一位同事,知道他的难处,私下里建议:“你找找领导,家里两个老人需要你照顾,你不能再上夜班了。你能写会拍,在哪个白班岗位都能干好。”

  “不去不去。”吴宏林头摇得似拨浪鼓,“分给我啥工作,尽力干好就行,我就是报社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甘做“砖头”,是一种追求、一种境界,也是一种自信。

  许多同事都以为“砖头”吴宏林是石嘴山市人,因为他是从石嘴山市来到宁夏日报报业集团工作的。

  可是我们查了他的档案,他竟是银川人,1986年毕业于银川一中(高中)。

  1989年高考,吴宏林“考砸了”。

  “只要有学上、能工作就行。上不了本科,那就上专科。”

  回想起30年前,姐姐吴巧玲说:“宏林骨子里的淡定,那时就表露出来。”

  吴宏林最终被西安矿业学院思想政治专业录取。由于是定向生,1991年,21岁的吴宏林专科毕业后被分配到石嘴山矿务局一矿,任宣传干事。

  从业28年来,吴宏林前后在10个岗位干过。他干一行钻一行,钻一行精一行。每次调整工作,每次从头做起,可用不了多久,他又会成为业务骨干,成为同事、朋友眼中的“专家”。

  在哪个地方、哪个岗位不能成为社会可用之材?

  回看30年前吴宏林对自己人生之路的选择,或许能给如今正在为报考哪所高校“烧脑”的学子们提供一些参考吧。

  中层干部成“新兵”

  1996年,吴宏林成为石嘴山市矿务局电视台记者,几个月后就成为该台当时唯一能写、能拍、能编的全能人才。

  1999年9月,经过公开招考,他以优异成绩考入石嘴山日报社,很快,他就脱颖而出。

  石嘴山日报社当年负责记者日常考核的张芳霞说:“那时,记者每月的见报稿目录要填写在一页10行的登记表上。有些记者的见报稿目录一页表都填不满,而吴宏林的要填三四页。”

热门文章
热评文章